富士山下 日本的葡萄酒生意正在兴起

  • 时间:
  • 浏览:98
  • 来源:闲谈新闻网

日本的葡萄酒出口量增长了近30%

“下一代酿酒师将会造出同样高品质的红葡萄酒和白葡萄酒”

在距离东京市中心以西大约110公里的山梨县胜沼町,一座19世纪丝绸商人的房子里,有贺(Aruga)三兄弟正在木结构的品酒室里往几个杯子里倒白葡萄酒。所有的酒都是在他们的胜沼葡萄酒庄(Katsunuma Jyozo Winery)出产的。这家酒庄的酒品采用Aruga Branca商标,用日本独特的甲州葡萄酿造而成,皆可称为美酒:其中一种精致而晶莹剔透;第二种酒质鲜亮,带有柠檬香气;第三种浓烈厚重;第四种带有咸味和烟熏味;第五种是在橡木桶中陈化,口感圆润、馥郁。

大约15年前,当Aruga Branca旗下的一家装瓶厂在法国一项葡萄酒大赛中获奖时,波尔多著名酒庄黑教皇酒庄(Chateau Pape Clement)的庄主伯纳德·马格雷(Bernard Magrez)非常好奇,提出了一个联合经营的葡萄酒项目,把甲州葡萄酒引进到了法国。如今,曾在勃艮第学习和工作的第三代酿酒师有贺广卫(Hiro Aruga, 音)和他的父亲有贺裕二(Yuji,音)一道,开始试验酿造更高品质的葡萄酒。

Aruga Branca是正在进行的葡萄酒革命的一部分,这场革命旨在将日本打造成世界上最新的重要葡萄酒前沿市场。自2010年以来,国际葡萄和葡萄酒组织(OIV)发布的葡萄品种分布报告一直将甲州葡萄收入其中,因此这个葡萄品种可以在欧洲产葡萄酒的标签上列明。2018年,为了确保质量,政府监管机构制定了相关法规。其中规定,标签信息显示为日本产的葡萄酒,从葡萄植株到木桶等全部都必须在日本国内种植和生产。据日本国税厅(National Tax Agency)的数据,2015年至2017年,日本的葡萄酒出口量从4.5万升增至5.8万升,增长了近30%。一些雄心勃勃的葡萄酒商预计,2019年夏季奥运会期间,葡萄酒需求将会进一步增加。

山梨县胜沼町是日本葡萄酒主产区之一。摄影:ssiltane/iStockphoto

尽管日本有很多葡萄品种,但山梨县的众多酒庄却把赌注押在了甲州葡萄酒上。山梨县是日本四大葡萄酒产区中最重要的一个,胜沼町就位于该县。“这种葡萄非常适合在日本潮湿多雨的气候中种植。它果皮较厚,耐腐性强,”有贺介绍说。

这里的葡萄园似乎也很独特。位于附近的Lumiere酒庄始建于1885年,自称是日本历史最悠久的家族酒庄。这里一棵棵的甲州葡萄植株看上去宛若小树,藤条沿着距地面约1.8米高的铁丝伸展平铺,形成藤架。一些折叠的纸质外罩绑缚在葡萄串上方,像微型的雨伞一样,防止葡萄被雨水淋湿。

如此诱人的日本白葡萄酒完美契合了当今世界的最新葡萄酒潮流。甲州葡萄酿制的葡萄酒散发着果香,带有细腻独特的风味(柚子和美妙矿物质),有着自然的低酒精含量(11%到12%),虽然具有异国情调但并不怪异,就像是用格鲁吉亚白羽葡萄(Rkatsitelli)酿制的葡萄酒,还没有真正走红。而且,要知道,koshu(甲州)这个名称很容易记住也容易发音。此外,对于日本料理中广受欢迎的寿司和生鱼片等主要餐食,用这种酒佐餐堪称完美。

日本的甲州葡萄用纸质外罩防止雨水打湿。摄影:Barry Kusuma/Stockbyte

这就是我最近从东京搭乘90分钟火车到山梨县停留几天的原因。在日本的300家酒庄中,有81家位于山梨县。这里拥有1000年的葡萄种植历史,日本几乎所有的甲州葡萄都在这里种植。

我在倾盆大雨中抵达的第一站是山梨县的大善寺(Daizen-ji Temple),传说这里是甲州葡萄的发源地。1300年前,一位名叫行木(Gyoki)的僧人看到了手持一串葡萄的药师佛,受此启发,培育出了葡萄苗。

现实情况只是少了一些想象的色彩。加州大学戴维斯分校(University of California at Davis)的DNA分析显示,甲州葡萄大体是一种欧洲葡萄(类似于霞多丽的品种)和亚洲葡萄的杂交品种。科学界的共识是,它是经由丝绸之路从高加索传到日本的。

但在种植历史的大部分时间里,漂亮的粉红色甲州葡萄基本上是摆在桌上用于鲜食。直到最近130年间,它才被用于酿制葡萄酒。

“那个时候,大部分的甲州葡萄酒都是甜型酒,不太受人喜爱,”东京酒商厄尼·辛格(Ernie Singer)解释道。辛格在富士山边用甲州葡萄生产起泡酒,他是涉及日本葡萄酒产业调整的关键人物。15年前,辛格与Chateau Mercian酒庄,以及Grace Wine酒庄庄主三泽茂计(Shigekazu Misawa)等推崇甲州葡萄酒的人士一道,聘请波尔多白葡萄酒大师丹尼斯?杜布迪厄(Denis Dubourdieu)担任顾问。如今,几乎所有的甲州葡萄酒都是干葡萄酒。

山梨县胜沼町Mercian酒庄首席酿酒师Mitsuhiro Anzo。摄影:James Witlow Delano/Bloomberg

三泽茂计开车带我参观他在山梨县西北部的葡萄园时,向我介绍了他一直在试验的提高品质的方法。他把葡萄园设在了海拔较高的地方,葡萄藤像欧洲葡萄园那样整齐排列,而不是用传统的葡萄架。他说,这有助于在夏季潮湿的天气里提高葡萄的成熟度,并使酒更具质感和层次。他创立了日本甲州葡萄酒组织(Koshu of Japan),从2010年开始每年在伦敦举办品酒会。

他的女儿阿雅娜(Ayana)曾在波尔多学习,现在是一名酿酒师,她总是一丝不苟地亲手对葡萄进行采摘和分类。她开创了用同一个葡萄园里用不同土壤(火山土壤到板页岩土壤)种植出来的甲州葡萄酿酒的先河。她把大部分葡萄酒存放在橡木桶里陈化,但她说:“你必须多加小心,尤其是用橡木桶的时候,因为甲州葡萄酒的香气非常细微。”

你可以把甲州葡萄酒想象成辛辛那提的五味辣酱。大多数酒庄的酒品都有五六种风味:类似香槟的起泡酒;爽口型酒,类似霞多丽干白和长相思白葡萄酒的混合酒;类似密斯卡岱(Muscadet),口感厚重的酒泥陈酿;口感圆润馥郁,在橡木桶中陈化;甚至还有“柑橘”风味的葡萄酒,透射着葡萄皮发酵的味道,如果你想知道,我就告诉你,这种酒最适合与海胆搭配了。

日本的大型饮品公司,包括麒麟(Kirin)、三得利(Suntory)、札幌(Sapporo),都在山梨县设有酿酒厂。Chateau Mercian酒庄目前隶属于麒麟集团,它是第一个利用酒泥酿制甲州干葡萄酒的酒庄,也是率先向杜布迪厄和Chateau Margaux酒庄已故庄主保罗?庞塔利耶(Paul Pontallier)求助,希望能酿造出更精致葡萄酒的酒庄。以出产威士忌闻名的三得利,实际上是在100多年前作为一家葡萄酒公司起家的。从三得利的葡萄园里,你可以看到山谷的全貌,山谷被茂密的群山环绕,从树丛中可以看到白雪覆盖的富士山。麒麟和三得利两家公司用人们熟知的长相思和美乐等西方葡萄品种,再加上甲州葡萄,酿制精美的葡萄酒。

日本的葡萄酒

新的精品酒庄反映了当今葡萄酒文化的繁荣。Hiroshi Matsuzaka三年前在一家半导体工厂的旧址创办了现代的西式MGVs酒厂,他曾在这家工厂生产智能手机的精密零部件。除了招牌是用日文写的,他的那间风格时髦的品酒室里摆放着闪闪发光的绿色金属椅,以及在加州纳帕谷里常见的吧台。

我们戴上一次性的白色头套,穿着鞋套参观了这家工业化的酒厂。这座工厂曾经用液氮来保护硅片不受氧气和水分的侵害,现在他用液氮来防止葡萄汁因氧化而变质。尽管他崇尚科学,但每个酒罐都是以塔罗牌来命名。他出产的葡萄酒将于2020年在美国上市。

从东京到山梨县的葡萄酒庄之旅,是放松和周末度假之选。摄影:Peter Austin/iStockphoto

从东京到山梨县,是放松或周末度假的理想之选,大多数酒庄的品酒室和咖啡室都是每天开放。最受欢迎的午餐场所之一是由家族经营的Haramo Wine酒庄,这个小型酒庄建在一座曾经用来养蚕的房子里。在这里,你可以吃到简单的日式蔬果盘,配上香菇、香肠和肉末咖喱饭,还有上好的咖啡。

和许多酒庄一样,Haramo Wine酒庄也在用1927年开发的本地杂交葡萄品种贝利A麝香(Muscat Bailey A)酿造红葡萄酒。要问我有什么感受?我不喜欢它类似糖果的香气和浓郁的樱桃糖味。还是喜欢甲州葡萄酒。

酒庄庄主Shintaro Furuya预测说:“下一代酿酒师将会造出同样高品质的红葡萄酒和白葡萄酒,但我们正在努力。”撰文/Elin McCoy 编辑/林一丹 翻译/王忠

总之 新兴的精品酒庄将有着130年历史的日本葡萄酒产业及其本土的甲州葡萄酒推向全球舞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