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南亚的巧克力生意经

  • 时间:
  • 浏览:140
  • 来源:闲谈新闻网

亚洲可可产业想尽办法增加本地可可豆供应

收入增加和生活方式的改变提振了可可消费

亚洲可可产业正在想尽办法增加本地可可豆的供应,因为亚洲人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爱吃巧克力制品。

亚洲的巧克力爱好者:可可豆加工量飙升 来源:亚洲可可协会

亚洲可可协会(Cocoa Association of Asia)表示,解决办法是增加亚洲最大的可可供应国和加工国印尼的可可产量。但这是一项艰巨任务,意味着要扭转印尼可可产量下降的残酷现实,树木老化、农作物病害以及种植其他更有利可图的作物都是导致可可产量下降的原因。受此影响,印尼的可可进口规模创下纪录,非洲或拉丁美洲等亚洲以外的种植者纷纷向印尼出口可可豆。

在截至2018年底的三年里,反映可可需求的亚洲可可豆加工量增长了约30%,2019年上半年继续增长。亚洲民众的生活日益富裕,生活方式也在随之改变,这些都提振了可可产品的消费。可可加工商(亦称研磨商)通常将可可豆加工成用于制作巧克力棒、饮料、冰淇淋和饼干的黄油和可可粉。

亚洲可可协会的新任执行董事马克·唐纳森(Marc Donaldson)接受采访时称,亚洲有着孕育可可需求的温厚土壤,而印尼利用这片土壤的条件十分优渥,可以借此增加可可产量,同时销售更多可可产品。该协会总部位于新加坡。

唐纳森说,“此举不会造成全球可可市场供过于求”,因为亚洲自身的需求就可以消化掉多余的供应。亚洲可可协会由全球大型研磨商等会员组成,目前该协会正与印尼政府、当地团体和农民合作,倡导种植可可树,培育可可幼苗,展开间作试验。“印尼为此展开了大量工作,干劲比以前要积极得多。”

马克·唐纳森,摄于7月19日 摄影:Wei Leng Tay

可可需求不断增长,研磨商的亚洲业务随之扩大。2019年2月,世界第三大可可加工公司奥兰国际(Olam International Ltd.)收购了印尼最大的可可豆研磨商。此外,印尼还吸引了百乐嘉利宝(Barry Callebaut AG)和嘉吉(Cargill Inc.)等公司前来投资设厂。不过,在可可加工规模扩大的同时,可可豆产量却在过去10年缩水了一半,印尼因此变成可可豆净进口国。

2019年7月上任的唐纳森表示,亚洲的可可加工业务可能会保持强劲增长。亚洲可可协会一般会公布马来西亚、新加坡和印尼的季度研磨数据。该协会称,2019年第二季度可可豆加工量较2018年同期增长16%,创历史新高。

唐纳森说,印度、中国和印尼消费者越来越喜欢可可产品,这推动了亚洲市场的可可需求。他说,印度不仅是最大的饼干市场,同时也是巧克力制品等糖果消费大国,而中国的部分可可消费增长来源于冰淇淋产品的推动。

奥兰国际的可可工厂,工人们将可可豆从袋子里倒出来 摄影:Wei Leng

唐纳森说:“可可和巧克力现在逐渐为亚洲人所接受,慢慢成为一种常见的价格不贵、不那么高大上的零食,出现在普通人的生活里。”撰文/Anuradha Raghu 编辑/陈煜天 翻译/丁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