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制造业和新常态

  • 时间:
  • 浏览:474
  • 来源:闲谈新闻网

企业的经营和资本配置方式将发生根本性的变化

制造业企业或许更应该反思工厂的发展趋势

撰文/Brooke Sutherland

这是什么样的一周啊。为了减缓致命新冠疫情的传播,整个西方世界都不得不对日常生活做出令人不安的重大调整。显然,对常态的重新定义有着各种各样的方式。就众多制造商而言,这其中包括为顺应日益增长的市场需求而调整工厂和工程设计人才的部署,以期增加重要医疗物资的产量。一些美国公司和海外公司受到了很多批评(包括我本人的批评),但在全世界都需要他们挺身而出的时候,从空中客车(Airbus SE)到通用电气(General Electric Co .)、3M公司、通用汽车公司(General Motors Co .)和路威酩轩集团(LVMH)集团都积极做出了响应,对此我非常感激。

目前还很难在美国和欧洲看到任何柳暗花明的苗头,但中国呈现出了一些令人鼓舞的迹象,在新增病例呈现下降之际,从航班数量到工厂复工情况都说明中国的市场需求在迅速反弹。我们只能希望西方会遵循类似的模式。需求的性质可能会发生变化——例如,企业可能会重新思考商务旅行到底有多重要——我还不是特别确信这一点。更有可能的是,在这个大背景下,企业的经营和资本配置方式将发生根本性的变化。这可能是因为人们对怎样才算审慎有了不同的看法,也可能

是因为政府引导人们进行反思,就像其在金融危机期间对银行实施救助时做的那样。我从目前我对制造业最关心的问题中挑出两个具有普遍性的问题,我知道还有很多其他问题,我也很想听听大家的想法。

供应链:几个星期前,我写了一篇文章,探讨涉及面广泛的全球化供应网络在本已因中美贸易战而面临重重挑战的情况下,可能如何在新冠疫情的影响下进一步瓦解。当时一位读者表示,在不同地区优化成本和产能的想法并没有失去合理性,只是应当重新思考对中国的依赖。当然,在1月和2月初,对中国商品的依赖成为了负担,但现在,依赖美国或欧洲的工厂又何尝不是毫无确定性可言。

你可以认为,此次新冠疫情造成的危机实际上使全球化和贸易伙伴间保持健康关系的重要性更加凸显。据彭博新闻社的肖恩·唐南(Shawn Donnan)报道,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Peterson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Economics)的查得·鲍恩(Chad Bown)在3月13日的报告中指出,特朗普政府不顾各类医疗专家的警告,把近50亿美元的进口医疗产品(约占美国医疗产品进口总额的26%)的关税纳入了对华贸易战。鲍恩写道,虽然3月包括口罩和防护手套在内的产品获得了豁免,但这些措施来得太晚,而且是临时性的,也不全面,其结果是美国客户可能变成了中国供应商的最后选择。贸易格局的这种转变,使美国在一些重要物资上更加依赖欧洲,而目前欧洲为了保护本地民众,已开始限制商品出口。过去几年,如果白宫没有用关税纠缠我们的盟友,情况可能会好一些。

制造业企业或许更应该反思工厂的发展趋势,而不是将工厂设在哪里。比方说,机器人不会感染新冠病毒,因而向自动化的转变就会加快。工业软件可以帮助公司优化生产效率,即使投入的工作人员很少,他们也可以更有效地预测什么时候可能需要备件,这样就可以针对货运期延长而提早做出计划。我们可能在见证3D打印黄金时代的到来。在一些公司竞相扩大在全球范围的医疗产品供应的同时,还有一些公司开始转而采用在工业领域称为增材制造的3D打印技术,这是比改造机械设备更简便的生产方式,尤其是在涉及到呼吸机等受到严格监管的设备时。据英国《卫报》(Guardian)和《金融时报》(Financial Times)报道,沃克斯豪尔(Vauxhall)、空中客车和Renishaw Plc等公司准备利用3D打印技术,为英国制造呼吸机零部件。很容易想象,那些想确保为下一次疫情大流行提供充足备件的政府将更多地使用这种技术,那些希望更有效地防范供应链中断的企业也是如此。3D打印技术在营运资本方面的积极作用从未像现在这样显著。

股票回购、裁员:早在2019年8月——那时我们面前的最大问题是贸易战和收益率曲线倒挂(很怪是吧)——我就很想知道,制造业企业在当时的政治时代能否利用股票回购和裁员等传统办法应对经济衰退。我们现在面临的情况超出了可以想象的范畴,但是这些问题的重要性仍然没有改变。目前看来,首席执行官们似乎

在竭尽所能避免大规模裁员,对股票回购的抵触也达到了白热化的程度,尤其是对正在寻求救助的公司而言。虽然我们看到包括澳洲航空(Qantas Airways Ltd.)和挪威航空(Norwegian Air Shuttle ASA)在内的海外航空公司进行了大幅裁员,但它们的美国同行却采取了更具针对性的外科手术式做法,到目前为止,主要是依靠自愿的临时休假安排、提前退休和冻结招聘。人们的普遍想法似乎是不要给经济不景气火上浇油,因为对于那些被迫接受政府指令关门歇业的小型企业和餐馆而言,经济不景气难以避免。我的彭博视点专栏同事乔?诺塞拉(Joe Nocera)写道,首席执行官们“似乎明白,为了帮助美国度过危机,他们能做的最重要事项,就是继续给员工发放工资——即使他们不做什么工作。”据报道,波音公司(Boeing Co.)正在评估包括裁员在内的现金保全措施,但其庞大的员工队伍也是其向联邦政府施压、要求提供救助的最大砝码。因此,波音会尽可能抓住这个筹码不放。

作为交换,任何接受政府救助的公司都可能被迫放弃一些东西。其中至少会包括首席执行官和公司董事的丰厚薪酬、巨额的股票派息,以及在不久的将来恢复股票回购的可能性。过去10年,美国最大的几家航空公司因将96%的自由现金流用于回购股票而广受批评,波音公司用了400多亿美元进行股票回购的举动也受到了应有的关注。令人震惊的是,前美国驻联合国大使、南卡罗来纳州州长妮基·黑利(Nikki Haley)本周从波音董事会辞职,因为她不同意波音为自己及其供应商争取总计600亿美元的一揽子援助计划。据财经电视频道CNBC报道,对于帮助波音公司摆脱这场可以说是由其自身错误造成的危机,美国国会也不是特别热心。我承认,很难找到一家比波音更缺乏同情心的公司,正是它的傲慢和误判最近造成了346人的死亡。但我也很难相信,这个国家真的会让这家公司倒闭。美国总统特朗普一直较为袒护波音公司。不过,他也曾表示,将支持用禁止股票回购换取资金救助。

在这样的背景下,即使是较为健康的工业企业,为了应对新冠疫情导致的增长放缓而进行大规模股票回购,也会暴露明显的问题。例如,霍尼韦尔国际公司(Honeywell International Inc.)手头拥有100多亿美元的货币资金,但如果该公司参与了任何针对波音及其供应商的广泛救助计划,那么它就很难找到正当理由进行股票回购。航空领域之外的制造商可能更容易一些,我预计一些制造业公司将会借助股票回购的方式,但这一次的门槛显然会更高,在可预见的将来可能也是如此。

并购交易、维权投资者和公司治理:通用电气以214亿美元的价格将其生物制药业务出售给Danaher Corp.的交易获得了美国监管机构的批准。该交易预计将于3月31日完成。这是首席执行官拉里·卡尔普(Larry Culp)在通用电气应对新冠疫情之际努力减轻公司债务负担的关键步骤。利率和资产价值的大幅下跌已经让通用电气的养老金和长期医疗保险负债呈现激增之势。与此同时,市场的大幅震荡也让通用电气及许多同行业公司素来都非常倚重的商业票据市场苦不堪言。

洛克希德·马丁公司(Lockheed Martin Corp.)宣布,其首席执行官玛丽莲·休森(Marillyn Hewson)将于6月15日离职,继任者为公司董事、American Tower Corp.的首席执行官詹姆斯·泰克利特(James Taiclet)。在工业和其他行业一片混乱之际,联合包裹运送服务公司(United Parcel Service Inc.)、庞巴迪(Bombardier Inc.)和华特-迪士尼(Walt Disney Co.)等出人意料地宣布了如此之多的CEO人事变动让我很感兴趣。这很难不让人想到,在某种程度上,这些长期任职的高管们很想在新冠疫情的余波毁掉他们的遗产之前全身而退。洛克希德马丁的新任首席执行官来自公司外部,休森将继续担任执行董事长,目前担任旋翼和任务系统业务总裁的弗兰克·圣约翰(Frank St. John)将出任首席运营官。

KKR & Co.无视市场对疫情的悲观情绪,宣布斥资42亿英镑(约合49亿美元)收购Pennon Group Plc旗下的废品管理子公司Viridor Ltd.。甚至还有其他私募股权投资基金和基础设施基金联手发起收购竞标的案例!并购交易宛如大灾过后的蟑螂:无论环境多么恶劣,都不会死亡。值得注意的是,垃圾管理领域还有其他的并购交易。3月的第一周,垃圾清运公司GFL Environmental Inc.勇敢地进行了首次公开募股(IPO)。彭博新闻社的报道指出,还有一些基础设施资产受到了关注,其中包括麦格理集团(Macquarie Group ltd.)同意收购它在电力分销商Viesgo尚未持有的股份,以及几家私募股权基金针对阿布扎比国家石油公司(Abu Dhabi National Oil Co.)旗下天然气管道子公司的股权发起了竞标。编辑/林一丹 翻译/王忠

(本文内容不代表彭博编辑委员会、彭博有限合伙企业、《商业周刊/中文版》及其所有者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