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无前例的“美元荒”如何波及了中国金融市场?

  • 时间:
  • 浏览:780
  • 来源:闲谈新闻网

“美元荒”现边际缓解,境内资产仍需警惕海外市场的外溢效应

境外机构通过中国境内银行间市场拆借美元,推升美元拆借利率

新冠疫情全球发酵引发投资者疯狂涌向美元,海外股票、国债、黄金一度遭遇无差别抛售,虽然随着美联储持续注资及宣布包括不限量购买债券等大规模刺激,“美元荒”现边际缓解,但中国金融市场加速开放背景下,境内资产仍需警惕海外市场的外溢效应。

本轮境外美元流动性危机传导至中国市场的渠道包括:境外机构通过中国境内银行间市场拆借美元,推升美元拆借利率;境外机构为获取美元流动性抛售中国资产,在岸股债市均可见资金流出,股债同步走弱;同时美元需求走升和美元指数的上涨施压人民币,离岸一度跌至五个月低点。

上周美联储和多个海外央行增加了货币互换,3月23日再度宣布第二轮大规模举措支持经济,以保持借贷成本在低水平。分析师们指出,美联储新措施或为扭转局势关键;富国银行Erik Nelson在报告中称,还不到说美元资金压力消除、美元强势结束的时候。美元指数回落至102下方,衡量美元流动性的指标Libor-OIS息差小降但仍处于高位,显示美元流动性尚未实质性缓解。

以下是彭博为您整理美元流动性来龙去脉及对境内金融市场的影响:

为什么美元产生流动性危机?

本月初疫情在海外呈爆发之势,叠加俄罗斯和沙特谈崩引爆石油价格危机,导致海外风险资产价格暴跌,并进一步引发共同基金、对冲基金等平仓减仓。在量化交易模式下,资产价格跌幅被放大,导致全球风险资产、避险资产均遭抛售以回收流动性,进而出现了全球的美元流动性危机。这造成美元指数大涨,美元货币互换基差也走阔。

尽管美联储两次紧急降息至零,海外央行也纷纷给市场注入流动性,但是由于流动性分层,目前国际银行间市场并不缺美元流动性。而根据华创证券首席宏观分析师张瑜的分析,目前最缺美元流动性的有三个市场:面临平仓和降仓压力的共同基金和对冲基金,离岸拆借市场,以及商业票据市场。

“虽然美国本土和靠近其他央行的大型机构流动性已经缓解,但一些处于底层的海外非银机构还是比较难获取美元资金,”法国巴黎银行外汇与本地市场主管季天鹤在采访中指出。

瑞银财富管理投资总监办公室也在报告中称,美元需求急速上升,主因跨国企业仰赖美元融资,不断召回美元以应付流动性需求。如果美元短缺未能全面解决甚至恶化,美元短期内可能进一步上涨。不过,美联储已经出台一级交易商信贷工具、商业票据融资便利及货币市场共同基金流动性工具等,引导信贷流向家庭及企业。“我们相信流动性在未来6至8周恢复正常,当美元避险角色减退,由流动性驱动的涨幅也随之下降。”

人民币贬值 衍生品承压

强烈的美元需求推升美元指数,3月20日一度逼近103关口,创2017年1月以来新高。人民币兑美元即期汇率连两周大幅下挫,上周四离岸一度跌至7.15附近的五个月新低,包括隐含波动率和境内外即期价差都大幅拓宽,显示人民币信心转差。中国央行周末以来已开启预期管理,伴随美元冲高回落,市场信心稍显回稳。目前人民币在7.10附近震荡。

而境外机构从中国境内市场拆借美元也让拆借利率水涨船高。本月美联储降息之后,美国联邦基金利率上限降至0.25%,中国的美元拆借利率上周则一度飙升至1.4%以上,目前拆借利率虽明显下降,但仍远高于美国的基金利率上限。

从境内美元的拆借量来看,季天鹤引用CFETS数据显示,3月中旬以来“境外银行”的美元拆入量和“大型商业银行”的美元拆出量均较月初明显萎缩,上周五减少至不足月初的两成。

对于拆借价格的冲高回落和拆借量的减少,季天鹤解释说,境内的美元拆借供给下降, 一些中资机构可能发现与其把美元拆给境外机构,不如去买中资美元债;此后随着境外美元流动性边际缓解以及杠杆交易平仓,拆借需求也有所降低。

此外,人民币掉远期曲线也因为境内外美元流动性紧张而受打压,曲线整体下移。境内外明日/次日掉远期点从上周二开始进入贴水,上周四的贴水幅度达到去年5月来新低;与此同时,由于机构在掉远期曲线上的buy/sell USD,一年期掉远期点也明显回落。

外资抛售国债、美元债

外资机构对美元流动性的需求也引发了境内债券市场抛盘。季天鹤引用CFETS数据显示,从3月中旬开始外资在持续卖出中国国债。以30年国债为例,从3月12日开始外资一度连续七个交易日净卖出该品种,累计逾108亿元,同期的30年国债中债估值收益率从低点反弹了16个基点左右。瑞银证券固定收益部总监孙祺还提到,境外投资者出售政金债也带来比较明显的资金流出,一些对冲基金型的客户有获利兑现和降低持仓的动作。

离岸中资美元债更是被抛售的战场。彭博数据显示,本周约合386.5亿美元债券到期收益率超过15%,其中部分中资房企美元债上周四买价重挫至历史新低。

“境外的非银机构平时借入便宜的短期美元、买入长端美元债,通过滚动融资加几倍杠杆配债,一旦美元funding(融资)不稳,就会给他们带来抛债压力,”季天鹤说。

外资抛售A股 外围避险情绪传递

受外围避险情绪波及,在岸A股近期也连续下挫;耀才证券黄泽航在采访中指出,美元荒下“港股受影响比较大,A股开放程度还没那么高,但是难免受到影响,白马蓝筹近期因此压力比较大。”

截止3月23日数据显示,过去两周里有八个交易日外资均净卖出A股,共计逾690亿元人民币,其中3月13日净卖出近150亿元,创深股通开通以来最大。撰文/彭博新闻社 编辑/马杰

总之 新冠疫情全球发酵引发投资者疯狂涌向美元,海外股票、国债、黄金一度遭遇无差别抛售,虽然随着美联储持续注资及宣布包括不限量购买债券等大规模刺激,“美元荒”现边际缓解,但中国金融市场加速开放背景下,境内资产仍需警惕海外市场的外溢效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