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为谷歌的绿色用电计划买单?

  • 时间:
  • 浏览:1041
  • 来源:闲谈新闻网

科技巨头的巨大电力需求使其获得了与当地公用事业公司讨价还价的筹码

谷歌希望提升其作为可再生能源最大企业买家的声誉

原本一望无际的美国明尼苏达州广袤的大地上,在舍伯恩县(Sherburne County)发电厂两个高耸的高烟囱旁,灰白色的煤灰堆积如山,这里是污染物的永久墓地。这座发电厂不仅是贝克尔镇(Becker)赖以生存的依靠,它基本就是这座小镇的全部。但它将在10年内完全关闭。在一个寒冷的早晨,贝克尔镇的行政长官格雷格?普鲁辛斯基(Greg Pruszinske)凝视着煤灰堆对面的田野,他把未来的希望寄托在那里。

头顶上,一条条高压电缆与电厂附近的输电塔相连。这个基础设施是谷歌(Google)承诺在这里投资6亿美元建一个数据中心的原因之一。数据中心需要大量不间断电力。当燃煤电厂关闭时,“电力传输不会中断。” 普鲁辛斯基说,“电可以从外面传输到这里,就像可以从这里输出一样。”

在近40年的时间里,这家被当地人称为Sherco的电厂做得最多的两件事是:烧煤和纳税。它排放的温室气体比明尼苏达州其他任何地方都多,但它也为贝克尔镇贡献了75%的税收。电厂的税金补贴了一个18洞高尔夫球场,对于一个人口不足5000人的小镇来说,这是一个很不寻常的便利设施。它的输电塔可以输送超过2200兆瓦的电力,是一个典型燃煤电厂发电量的4倍,足以保证260万家庭(约为该州的一半)的用电。

到了2016年,当地官员对贝克尔的长期前景感到担忧。Sherco的运营商埃克西尔能源公司(Xcel Energy Inc.)计划在未来10年左右的时间里分阶段让这家电厂退役,但这个位于明尼阿波利斯市中心西北约40公里的小镇似乎没有什么取代它的选择。因此,当这家公用事业公司带着谷歌想要在老旧的大烟囱附近建一个数据中心(电力需求相当于一座60万人口的城市)的消息来找贝克尔的领导人时,他们和埃克西尔都迫不及待地想要满足这家科技公司的要求。“我们希望为全国其他社区树立一个燃煤发电业务转型方的榜样。” 普鲁辛斯基说。

为了换取提供50个全职岗位的承诺,谷歌将被豁免缴纳为期20年的地方税和县税,金额至少为1400万美元。虽然数据中心将使用化石燃料发的电,但谷歌将向南达科他州的风力发电厂购买碳补偿。在电费方面,埃克西尔将在最初10年向谷歌提供折扣,这实际上意味着这家公用事业公司的其他客户将帮助补贴谷歌的电费账单。

“考虑到我们的规模,我们经常能找到一个互惠互利的结构,既增加一个地区的可再生能源发电量,又能实现作为一家公司的能源目标。而且鉴于可再生能源成本不断下降,作为一家服务于现有社区的公用事业公司,我们还可以在成本效益较高的情况下做到这一点。” 谷歌女发言人杰辛达?梅恩(Jacinda Mein)表示,“受益的不仅是谷歌,还包括这家公共事业公司所服务地区的其他社区。”

能源咨询公司伍德?麦肯兹(Wood Mackenzie)的研究员安东尼?洛根(Anthony Logan)表示,虽然大多数公司都会乐于利用手中的一切筹码从地方官员那里拿到更好的交易,但谷歌进驻贝克尔是一个实例,在当前几乎没有哪个行业的电力需求还在增长之际,大型科技公司的巨大电力需求使其获得了与当地公用事业公司讨价还价的独特筹码。他说,每一家推行绿色能源计划的公司“都得到了非常划算的交易”。他表示,通过将办公地址选在现有电厂附近,即使电厂即将关闭,谷歌也可以从这些基础设施中受益,而且不必为此买单。

由于谈判缺乏透明度,很难判断这些交易对公众是否合理。“我们不知道他们省了多少钱。” 明尼苏达大学从事研究能源政策的教授Gabriel Chan表示。“政府可能让步太大,给了谷歌太多好处,但没人知道实际数字是多少,”他说,“这确实让第三方无法判断这是否符合该州的利益。”

在州监管机构批准埃克西尔与谷歌的电价协议一周后,埃克西尔宣布,作为停止美国中西部北端所有燃煤发电业务计划的一部分,它将于2026年开始对Sherco电厂实施为期四年的分阶段退役,比之前的预期提前了几年。对环境来说,这是一场胜利;但对贝克尔来说,这却是一个打击。在公告发布之后,普鲁辛斯基发表了一份声明,要求州政府援助。 “由于谷歌的到来,燃煤电厂提前关闭面临的政治阻力减少了一些。”Chan表示。

这不是谷歌第一次将办公室地点选在燃煤电厂附近。2016年,该公司在亚拉巴马州乡村的一座燃煤电厂旧址上设立了一个数据中心,吸引它的是超过8000万美元的税务减免和未公开披露的电价折扣。到2017年,谷歌准备进行大规模的基础设施扩张。在接下来的两年里,该公司斥资约220亿美元在美国各地建立新的数据中心。该公司的能源需求,也是数据中心最大的运营成本,迅速增长。

谷歌还希望提升其作为可再生能源最大企业买家的声誉。10年前,当时任首席执行官拉里?佩奇(Larry Page)发布一份备忘录、呼吁该公司实现碳中和时,谷歌便走上了可再生能源之路。(在这一方面,谷歌远远领先于云计算领军企业亚马逊(Amazon)。亚马逊表示,公司预计到2040年实现碳中和。谷歌表示,已在2017年成为一家零排放公司。)

据从事可再生能源市场研究的彭博新能源财经(BloombergNEF)的数据,2019年,科技公司显然是可再生能源证书(renewable energy credits)的最大客户,共签署了6400兆瓦太阳能和风能发电采购协议,是排名第二的行业(通信行业)的逾三倍。谷歌对清洁能源承诺的贡献约为2700兆瓦,Facebook Inc.紧随其后,贡献了1100兆瓦。谷歌的大部分承诺来自所谓的“反向拍卖”,这是一种限时公开竞价过程,它要求风能和太阳能开发商竞相压价。

在过去几年里,谷歌、Facebook和微软(Microsoft)都实现100%使用可再生能源的目标。然而,他们的电力需求却以年均22%的速度不断增长。在电力需求几无增长的时代,公用事业公司渴望搞定大客户。几乎可以肯定的是,像贝克尔这样的交易将会越来越多。

公用事业公司和州监管机构可能就会发现,很难证明向基本自动运行的数据中心提供数百万美元未披露电价折扣的合理性。如果是向能提供大量就业岗位的工厂提供折扣,能更容易找到理由。但谷歌付钱给商业研究公司牛津经济研究院(Oxford Economics),让其撰写一份关于谷歌数据中心对经济影响的报告。牛津经济研究院的结论是,谷歌于2006年到2008年建立的6个数据中心促进了当地社区的繁荣:在短短几年内,经济活动总量就达到13亿美元,新增就业岗位11000个。谷歌对研究人员使用的信息拥有最终控制权。报告的一个脚注披露,在这受雇的1.1万人中,只有1900人直接受雇于谷歌,且报告也没有说明,其中有多少是全职高薪技术岗位,而不是临时保安。

这份报告于2018年初发布之际,谷歌正在就土地交易、税务优惠和电费折让等问题与美国各地的小镇进行积极谈判,其中包括贝克尔。2017年6月,一家名为Jet Stream的谷歌子公司首次出现在提交给明尼苏达州监管机构的文件中。这份文件中还有一家名为Honey Crisp Power LLC的谷歌空壳公司——该公司是以明尼苏达州一种颇受欢迎的苹果Honey Crisp命名的。2018年12月,埃克西尔公司公布了这些神秘公司的电价折扣要求,以及从南达科塔州一个得到联邦政府补贴的风电场获得的可再生能源证书。在这份经过大量修改的143页文件中,谷歌没有被点名,只被描述为一家“大型商业和工业客户”。

在2019年5月14日举行的明尼苏达州公共事业委员会听证会上,谷歌的名字被公开。该委员会在听证会上批准了埃克西尔给谷歌的电价折扣,没有给出对折扣条款进行讨论的公开征求意见期。作为给予折扣的理由之一,该委员会引用了谷歌资助的牛津经济研究院所撰写报告中的数据。“我们认为,公开对话对于建设新数据中心和办公室的流程至关重要,所以,我们积极与我们称之为家园的社区成员和民选官员接触。” 谷歌的女发言人梅恩表示,“当然,当我们进入新的社区时,我们会遵循通行的行业惯例,并与市政当局合作,遵守他们要求的程序。”

“像我们这样规模的城市从此进入了国际市场。” 贝克尔市长特蕾西?伯特伦(Tracy Bertram)表示,“能有这样一家重量级的公司认可我们,这对我们所有人来说都是非常自豪的时刻。” 舍伯恩县行政长官布鲁斯?梅塞尔特(Bruce Messelt)表示,他更希望谷歌在没有激励的情况下搬到镇上来,“但在未来20年,我们将接受‘聊胜于无’的理念,然后希望他们会纳税。” 舍伯恩县将在与谷歌的交易中将损失620万美元的税收。

在贝克尔市政厅一间陈设简单的会议室里,普鲁辛斯基盯着一张航拍地图。一个黑色的斑点代表了Sherco的煤田,它在一片农田中非常显眼。这些农田轮流种植褐色土豆、青豆和玉米。在可预见的未来,当燃煤电厂关闭时,小镇的预算将锐减75%,而谷歌数据中心对于弥补这一缺口将是杯水车薪。“这是个挑战,我有些担心。”普鲁辛斯基说。尽管如此,他仍然对贝克尔的未来持乐观态度,他在地图上指出一家新的金属回收厂,一家不断扩张的卡车运输公司,还有一些零散的仓库。他说,既然谷歌已经注意到了贝克尔,其他科技公司也可能会占用更多的农田。“当我看到这张地图时。”他说,“我看到的全是可能性。”撰文/Mya Frazier。本文的报道得到了纽约城市大学(City University of New York)纽马克新闻学研究生院(Newmark Graduate School of Journalism)麦格劳商业新闻中心(McGraw Center for Business Journalism)的支持 编辑/方李敏 翻译/徐安琪

总之 谷歌在致力于确保环境可持续性方面一直领先于同业,但该公司私下里与公用事业公司和地方政府达成协议,以确保自己不会承担所有成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