愤怒的惠普

  • 时间:
  • 浏览:889
  • 来源:闲谈新闻网

惠普及其后续拆分的慧与科技试图向英国企业家迈克?林奇索赔50亿美元

慧与科技提起的民事诉讼预计在2020年年中做出裁决

当初大家还在讨论“大数据”而不是“机器学习”的时候,英国软件公司Autonomy就把自己视为整理和分析相关在线行为(包括视频观看和Facebook点赞)大量数据的早期领军企业。惠普公司(Hewlett-Packard Co.)也是这么想的,于是在2011年斥资103亿美元收购了这家公司。

这是对迈克?林奇(Mike Lynch)能力的认可。这位拥有数据计算博士学位的剑桥大学毕业生在1996年创立了Autonomy公司。林奇把Autonomy打造成英国第二大软件公司后,通过出售该公司获得了8.15亿美元的个人收入。然而,对惠普和林奇来说,这种赞誉很快变成了丑闻。

迈克?林奇(Mike Lynch)

2012年,惠普减记了这笔交易的绝大部分资产,指控林奇策划了大规模的会计欺诈,包装Autonomy业绩以出售公司。惠普表示,该公司希望从林奇和Autonomy财务总监苏霍万?侯赛因(Sushovan Hussain)那里获得50亿美元的赔偿。然而,作为英国现代史上耗时最长、费用最高的民事审判之一,这场历时9个月、耗费4000万英镑的审判却暴露出这家美国公司令人不敢恭维的内幕,其中充斥着明争暗斗和内部阴谋,这些都记录在惠普高管针锋相对的邮件和证词中。2015年,惠普拆分为两家公司后,在前首席执行官、EBay传奇人物梅格?惠特曼(Meg Whitman)的领导下,保留人工智能部门的慧与科技公司(Hewlett Packard Enterprise Co.)继续与林奇对簿公堂。

现年54岁的林奇究竟是面临救赎还是败诉,谜底即将揭晓。慧与科技提起的民事诉讼预计在2020年年中做出裁决,而在3月的某个时候,另一个英国法庭将开始考虑英国是否应该将他引渡到加利福尼亚,以面对美国司法部提起的刑事欺诈指控。对林奇有利的民事判决结果可能会减少引渡的可能性;而败诉会让情况变得更糟。除了双方在法庭上的陈述以外,慧与科技和林奇的发言人都拒绝就民事诉讼和引渡案件发表评论。

林奇和侯赛因否认对任何欺诈行为负责,认为惠普把他们的公司经营得一团糟,当时惠普匆忙达成协议,以60%的溢价收购Autonomy,而该公司并不急于出售。林奇说,50亿美元的索赔金额完全是反向推算,几乎是凭空估算的数字,用来为惠普对此次收购资产的管理不善而开脱。他向法庭提交了电子邮件,以证明在惠普指控欺诈的当天,投资者从他刚刚起步的风险投资公司撤走了资金。林奇还失去了备受瞩目的政府顾问职务。“这种影响就像是投下了重磅炸弹。”他在法庭上说。

此次判决结果取决于英国高等法院法官罗伯特?希尔德亚德(Robert Hildyard)是否认定林奇及其下属故意夸大了Autonomy公司的价值。慧与科技的代理律师把林奇描述成一位控制欲强、不诚实的首席执行官,并且深知其公司的会计惯例。他们的指控在一定程度上依赖于Autonomy美国公司销售总监克里斯托弗?伊根(Christopher Egan)承认的事实,即伊根利用虚假交易账目夸大公司的收入。而林奇否认对伊根的行为知情。

林奇指望希尔德亚德发现慧与科技未能为其指控的欺诈行为拿出确凿的证据。目前,林奇似乎在自己的主场占据优势。英国严重欺诈调查署(Serious Fraud Office)的检察官认为,他们继续以刑事案起诉林奇和侯赛因的“证据不足”,此后慧与科技通过英国民事法庭对林奇提起诉讼。林奇的代理律师罗伯特?迈尔斯(Robert Miles)利用公司内部文件辩称,此案是惠普内部争斗的结果,当初惠普高管层对收购Autonomy持不同意见,而董事会在战略上摇摆不定。

惠普前任首席执行官李艾科(Leo Apotheker)

对于惠普前任首席执行官李艾科(Leo Apotheker)把这家个人电脑和打印机公司的经营重点转向软件的计划来说,收购Autonomy有至关重要的作用。根据法庭上出示的文件表明,来自德国软件巨头SAP AG的外部高管李艾科遭到了公司内部对此次收购的反对。李艾科在法庭上说,在2011年8月的董事会会议上,时任公司首席财务官的凯蒂?莱斯雅克(Cathie Lesjak)出人意料地对这笔交易投了反对票,让他感到措手不及。在这次会议上,莱斯雅克私下给时任惠普董事长的雷?莱恩(Ray Lane)发送电子邮件称:“我们反应被动,没有良好的计划就采取行动。没有财务纪律。”

当天下午,莱斯雅克给莱恩发送了第二封只有一行字的电子邮件,暗示了李艾科此后的厄运。邮件写道,“一位公关人士说……李艾科是行尸走肉……他从来没见过对首席执行官这么糟糕的报道。”2011年9月4日,李艾科在给莱恩的电子邮件中为自己的交易作了辩护,就在两周前,惠普公开宣布了这笔交易,同时下调了销售预期,对公司战略进行更广泛的调整。“如果收购Autonomy和更多软件不是解决方案,那还有什么选择?”他问道。法庭陈述称,就连惠普自己的并购顾问彼得?温伯格(Peter Weinberg)也在写给李艾科的电子邮件中说,惠普内部的气氛“令人不快”。2011年9月22日,上任10个月的李艾科被解雇。惠普董事之一惠特曼接替了他的职务,并在2012年11月宣布了资产减记和欺诈指控。

慧与科技辩称,林奇和侯赛因提交了充斥着所谓经销商的虚假交易的财务文件,从而欺骗惠普支付过高的收购价格。慧与科技的律师劳伦斯?拉比诺维茨(Laurence Rabinowitz)说,这款软件“不如林奇博士那么出色,毫无疑问也没有其他人期望的那么好”,因此Autonomy越来越多地伪造账目,以保持收入增长势头,直到整个公司开始变得像个庞氏骗局。

慧与科技现任首席执行官Antonio Neri

在前惠普首席财务官莱斯雅克作证期间,这种一面之词失去了几分可信度。法官想知道,她和她的同事如何对50亿美元的欺诈金额进行估算?莱斯雅克说,计算是在白板上完成的,然后擦干净了。法官要求她提供计算结果的书面记录时,她说这是口头交流,不知道是否有书面记录。林奇的律师分享了一封电子邮件,显示惠普的高管团队知道这个数字不可靠。“我们收到了很多来自媒体的反馈,他们说不明白AU的会计问题如何导致50亿美元的资产减记,” 惠普的公共关系主管在2012年11月29日写给莱斯雅克和总会计师马克?莱文(Marc Levine)的电子邮件中说,这封邮件成为了证据。“我们从未正式准备过任何把这些违规行为推算为减记金额的文件。”莱文回复道。

拉比诺维茨在结案陈词中表示,该公司是通过计算Autonomy增长和利润率有所减少而得出这个数字的。他表示,“夸大的”收入是导致大幅下调估值的因素之一。在本案开始审理93天、58名证人出庭作证后,希尔德亚德法官与拉比诺维茨进行了最后的交流,表明这个问题可能是症结所在。“有个让人经常疑惑的问题,欺诈是什么时候提出的,欺诈的目的可能是什么?”他问道。拉比诺维茨说,当时Autonomy正准备对外出售。“好的,我会考虑这一点。” 希尔德亚德在休庭前回答道。

这次裁决对林奇来说至关重要,因为他在美国的诉讼前景并不乐观。如果他被引渡到美国,并在美国的刑事案件中被判有罪,那么他可能面临长达20年的监禁。2018年,旧金山法院判定侯赛因犯有欺诈罪,随后判处他五年监禁。侯赛因已经提起上诉,为他代理美国案件的律师辩称,慧与科技调动了大量的公司律师和法律顾问来支持美国政府起诉,他认为这是基于合作证人提供的虚假证词。为侯赛因代理英国民事诉讼的律师依赖林奇在英国为两位高管做出辩护,而侯赛因选择留在美国,专注于对美国的刑事判决提起上诉。侯赛因的代表没有立即回复彭博的置评请求。

惠普前首席执行官、EBay传奇人物梅格?惠特曼(Meg Whitman)

如果慧与科技胜诉,将证明那些记性好的股东料事如神。Autonomy堪称惠普最大的灾难,该公司的大部分资产已在几年前被抛售,为惠普拆分前一系列糟糕的收购案画上了句号。(你还记得Palm掌上电脑吗?其他人也不记得了。)

慧与科技警告称,不要过于看重英国民事法庭的判决结果。该公司在结案陈词中表示,没有理由认为这个结果会在旧金山刑事法庭上“关系重大甚至可以接受”。另一方面,林奇的政治盟友认为,如果他在民事案件中洗清罪名,就不应该被引渡到美国。英国国会议员大卫?戴维斯(David Davis)于2020年1月在下议院发表演讲时表示,如果慧与科技没有赢得对林奇提起的民事诉讼,那么引渡要求“将会消失”。林奇已经成为戴维斯反对他所谓的美国单方面引渡政策的广泛运动的部分筹码。最近,美国国务院拒绝将一名美国情报官员的妻子引渡到英国,而她被指控在英国军事基地外驾车驶入错误车道撞死一名英国少年。

林奇的律师还有另一个策略不让他出现在旧金山法庭:他们辩称,如果一个人被指控的罪行本可以在英国受审,那么他就不应该被引渡。这种策略最近已经奏效了两次,一次涉及一名英国交易员,另一次是一位电脑维权人士。

如果林奇能留在英国本土,他将能够重新专注于为他的风险投资公司Invoke Capital吸引投资者。从很多方面来看,Invoke Capital对林奇以及英国科技界的名声都至关重要。英国知名网络安全初创企业Darktrace Ltd.正在考虑上市。有些消息可能对林奇的企业有所帮助:他提起了反诉,要求慧与科技赔偿1.6亿美元,以弥补他的名誉受到的损害。撰文/Jonathan Browning 编辑/方李敏 翻译/孟洁冰

总之 被收购的英国软件公司Autonomy堪称惠普的最大灾难,前者的大部分资产已在几年前被抛售,为惠普拆分前一系列糟糕的收购案画上了句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