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不是放松的时候 当心新冠病毒卷土重来

  • 时间:
  • 浏览:231
  • 来源:闲谈新闻网

境外输入病例呈现增势,有引发第二波疫情的风险

无论怎样强调个人行为的重要性,都不过分

撰文/Clara Ferreira Marques

为保持人际距离并减缓冠状病毒的传播速度,全球各国都采取了严厉措施,而且可能会将这些措施维持数月。由此产生了一个棘手的问题:数亿民众如此巨大的努力能坚持多久?

在最先爆发疫情的亚洲,出现了一些不容乐观的迹象。中国内地、香港、新加坡和台湾自1月以来一直在抗击疫情。随着第一波疫情消退,在人们放松戒备之际,压力开始显现。境外输入病例呈现增势,有引发第二波疫情的风险。

没人知道,在一场有如此规模和潜在持续时间的疫情面前,有什么诀窍能让民众举止得体。围绕个人自由和隐私,产生了复杂的伦理问题。但通过研究包括2002-03年SARS在内的以往历次疫情,我们可以知道,政府可以采取一些措施,包括信息沟通和有针对性的金融支持,使所有人都能够负责任地行动。

目前,疫苗尚未问世,抗病毒药物和呼吸机的供应有限,而无症状感染者也可能传染他人。在这种情况下,无论怎样强调个人行为的重要性,都不过分。由于难以发现病毒携带者,拉开社交距离(其实就是待在家里)是唯一最有效的办法,不仅可以抑制病毒传播,也可以防止医院出现人满为患的情况并陷入实行急诊分诊的境地。这个办法在1918年的西班牙流感疫情期间得到了验证,现在依然有效。伦敦帝国理工学院(Imperial College in London)发表的一篇研究报告称,如果个人行为得不到控制和改变,估计会有81%的美国和英国人口感染新冠病毒,导致220万美国人和51万英国人死亡。这足以促使英美两国政府采取更严格的管控措施。

相比于要求人们在面对真实而紧迫的危险时遵守规则,让人们在危险来临前以及最危险时刻过去后谨慎行事会更为困难。这在面对以下情况时就成了一个问题:在有效疫苗问世前(从现在算可能需要18个月),某种风险可能会一直存在,意味着隔离措施可能会以某种形式持续存在,或间断性地实施。

人类根本无法长期保持高度警惕状态,因为人体会逐渐衰弱。无论是SARS疫情期间,还是在新冠病毒疫情下的中国,事实证明倦怠会对医护人员造成致命打击。随着管制措施放松,倦怠也会对普通大众造成致命伤害。以往的抗疫经验表明,第二波疫情会很惨痛:SARS疫情期间,多伦多本已宣布杜绝了本地传染,并放松了防控措施,但却在大约一周后发现一家医院的一间单人病房成为了第二波疫情的中心。

对于那些刚刚实施无限期“封城”的国家来说,亚洲的抗疫经验能带来哪些启示呢?

其中一个启示是人们的耐心终会受到考验。正如我的同事尼莎·高普兰(Nisha Gopalan)撰文所说,抗击SARS的经历使中国内地、新加坡和香港的民众心存警惕。但这会使人们相信,当前疫情可能会像SARS一样在夏季减弱并消失。也许是这样,但并不一定。香港市中心的酒吧已不再空无一人。新加坡已经就人们的懈怠情绪发出了警告。

新加坡和香港都是依靠民众出行来提振经济的贸易城市,因而在重新开放边境时,尤其容易受到伤害。这两座城市都没有经历过真正的第一波疫情,所以也不会处于中国内地那样的备战状态。

我们已经认识到强制措施颇为有效,但仅就短期而言。尚不清楚这类措施在长期或者在中国以外地区能否有效。毕竟,中国可以用无人机监测人们戴口罩的情况,

可以架设路障,也可以将有轻微感染症状的人送到集中隔离点。成功减少感染人数并不能使这些措施具有可持续性,或者受人欢迎。

说到这里,我们要回到个人行为和责任感的话题。文化因素的作用可能并不像人们通常认为的那么大。政府必须获得民众信任。这意味着政府必须清晰、透明,而且要用一个声音说话。没有良好的信息沟通,政府根本无法赢得民众信任。在疫情不断变化时,这会削弱政府收紧和放松管控措施的能力,而这种能力对于减缓经济阵痛至关重要。

这显然对于香港、美国等地的政府颇具挑战性。香港特首的民意支持率已在2月降至个位数;美国总统特朗普最初曾对冠状病毒的潜在风险不屑一顾。英国政府的表态出现了180度转变,这也不会有助于政府取信于民。

但政府可以做得更好。新加坡总理言辞得当,提升了民众士气。台湾每天都召开现场直播的新闻发布会。韩国的成功得益于数据、透明度和检测。近期的最好例子来自欧洲,爱尔兰总理利奥·瓦拉德卡(Leo Varadkar)向民众披露了在月底前可能出现1.5万确诊病例的严峻风险,但也阐述了该国应对最坏情况的能力。

单凭劝说或许往往不足以解决问题。紧急情况下可能仍有必要采取强制措施,比如取消会议,关闭公共场所,对感染者和密切接触者进行隔离。这些可能是防止出现人群聚集的唯一办法,就像马来西亚一起引发了“封城”的宗教集会。不过,若动用警力来执行基本的居家隔离,会很快让执法部门不堪重负,也会招致民众反感。让民众自我管理会更加有效。

问题是,像企业一样,多数家庭并没有储备足够的现金来度过持续数月的隔离期。这意味着必须尽快向最弱势的群体有针对性地发放救助金。政府必须继续分发现金,并忍受预算赤字的痛苦,否则就要接受疫情蔓延带来的后果。编辑/林一丹 翻译/邵璐宁

(本文内容不代表彭博编辑委员会、彭博有限合伙企业、《商业周刊/中文版》及其所有者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