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疫学中国?实际上......

  • 时间:
  • 浏览:482
  • 来源:闲谈新闻网

中国的应对措施现在值得重新评价

数据对于了解这种疾病及其传播情况至关重要

撰文/Anjani Trivedi

中国对冠状病毒疫情的最初反应不乏失误,也受到了不少批评。然而,随着全球其他国家为遏制疫情蔓延而苦苦挣扎,中国的应对措施现在值得重新评价。

最初,也是至关重要的一点,信息发布被延误。监管部门最早在2019年11月17日就知道出现了新型冠状病毒,而世界卫生组织根据从中国获得的信息称,中国出现首例确诊病例是在2019年12月8日。之后的几周,人们一直在对中国分享信息的积极程度提出质疑。2020年2月13日,疫情中心武汉的新增确诊病例骤然增加了九倍。包括国际特赦组织(Amnesty International)在内的许多机构认为,压制信息发布导致了疫情应对不及时。

另外,中国的应对措施也受到了批评,被指过于苛刻和严厉。中国的大片地区实施了“封城”,交通网络大面积停运,民众出行受限,在一些情况下甚至限制去医院就医。在疫情高峰期,管制措施影响到近5亿人。

但现在看来,在中国采取了严格的防控措施后,疫情蔓延速度随即放缓。研究显示,武汉“封城”初期,每位感染者平均传染人数从2.35人降至1.05人。一个模型显示,如果中国没有采取这些措施,到2月时确诊病例可能达到800万例。目前,中国的累计确诊病例超过8万例。

数据对于了解这种疾病及其传播情况至关重要。无论人们对于数据的准确性持多少保留意见,全球参考的大部分信息都靠中国提供。中国科研人员在疫情早期就进行了病毒基因测序,并及时分享了信息。如果没有中国最初乃至现在发布的临床数据,我们就不会知道这样一个令人欣慰的统计结果:80%的感染者不需要医疗干预。我们也不会知道新冠肺炎的潜伏期(多数感染者会在11.5天内开始出现症状),更不会知道限制跨境旅行对于控制疫情能起多大作用。

中国一些地区的防控工作比国内其他地区更为出色,这种比较很有启示意义。疫情开始时,在武汉可能犯了错误的所有问题上,上海和浙江都做对了。这两个地区积极主动地采取了应对措施,确诊人数增长缓慢。虽然武汉在疫情应对上出现了失误,但却使世界有机会亲眼见证中国的应急动员能力:31支医疗队的数万名医护人员驰援武汉。

中国政府承担了以数十亿美元作为代价的巨大风险,不仅让工厂停产,实际上还让整个经济停摆。高盛(Goldman Sachs Group Inc.)的分析师指出,其结果是“中国经济受到了一次可能在现代史上前所未有的打击”。让全球的工厂复工是一项艰巨的任务。但苹果(Apple Inc.)、耐克(Nike Inc.)等品牌的门店虽然在全球其他地区闭门谢客,却能够在中国重新开门营业。

中国当初可以应对得更快一些吗?当然可以。英国新发疾病研究人员的一份报告称,如果早一周采取行动,67%的病例就可避免出现。延误时机的部分原因是最初拒不接受现实。另一个原因是对诊断试剂盒以及病毒检测结果的准确性抱有疑虑,而需要接受检测的人成倍增加。

暂且不谈权力与民主的问题。如果换作其他大国,会有截然不同的表现吗?从美国和欧洲的表现来看,答案是否定的。他们本可以借鉴中国的情况做好准备,却基本上错失了这个机会。事实证明,大部分地区很难开展病毒检测,人们甚至很难有机会接受检测。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设计了一个存在缺陷的新冠病毒检测方案,而没有部署世卫组织已经采用的方案。这似乎体现出了国际协作的糟糕程度。

从纽约州的布朗克斯维尔到华盛顿州,医护人员正在体验中国同行几周前的经历。最近的一项调查显示,在美国,护士没有充足的资源来防止自己感染病毒,医院也没有为救治感染者做好准备。

事实上,各国政府似乎都在白费力气地摸索自己的办法,但形势的发展最终迫使他们走上了中国的道路:关闭学校和公共场所,封锁边境,实施宵禁,禁止人们随意出行。这种铁腕措施未必会得到所有人的认同。但我们已经吸取的教训是,遏制这场疫情必须通过严格防控。

要知道,一些地方原本似乎控制住了疫情,现在却隐约出现了第二轮感染。比如,香港要求所有入境者佩戴电子手环,以便进行强制隔离。

全球其他地区可能还要经过六到八周,才能达到中国目前的状态。在你居家办公并疑惑这一切何时才会结束的时候,别忘了看看中国是如何抗击疫情的。编辑/林一丹 翻译/邵璐宁

(本文内容不代表彭博编辑委员会、彭博有限合伙企业、《商业周刊/中文版》及其所有者的观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