意大利疫情可能是更大范围危机的预演

  • 时间:
  • 浏览:759
  • 来源:闲谈新闻网

全球第八大经济体和拥有6000多万人口的国家,意大利实际上进入了举国隔离状态

罗马的游客已寥寥无几,但当地居民的生活照旧,而且满怀热情

在意大利罗马,形势变化的最初迹象来自人们的头顶上空。3月9日,鸡尾酒时间快到的时候,在这座拥有2000年历史的古都,蜿蜒的街巷上空传来了直升机的轰鸣声。这是警方在监控特拉斯泰韦雷地区。当地一座监狱的犯人发生暴乱,抗议拥挤的居住环境让他们面临感染新冠病毒的危险,监狱的窗户冒出了滚滚浓烟。

几乎在同一时间,纽约股市开盘,迎来了30多年来跌势最猛烈的一周。数小时后,意大利总理朱塞佩·孔特(Giuseppe Conte)在电视黄金时段与记者们召开了新闻发布会。会上宣布,48小时前刚刚在米兰、威尼斯和北部其他城市实施的规定,即禁止旅行、关闭学校和取消公共演出,将推广到意大利全境。作为全球第八大经济体和拥有6000多万人口的国家,意大利实际上进入了举国隔离状态。

罗马的科尔索购物街平时会挤满本地居民和外来游客

这好像是按下了开关。短短几天内,一个西方民主国家从享受阿佩罗鸡尾酒沦落到“封城”隔离的境地,只因为病毒疫情从北部地区的危机演变为全国性灾难。目前,意大利的已知感染者超过1.5万人,逾千人死亡,人数之多仅次于中国。

那些无需像意大利人那样生活在隔离措施下的幸运者要知道,米兰、佛罗伦萨和罗马正在经历的一切可能预先展示了一两周后纽约、伦敦或巴黎将出现的景象。读者不妨将本文当作一封发自意大利的来信,是隔离期间笔者在沙发和餐桌上写出来的,大家应该做好品尝个中滋味的准备。

无论是商铺关门、国内骚乱,还是冠状病毒本身,人们很难避开意大利在过去三周所经历的这些痛苦。美国总统特朗普在3月11日将疫情归咎于“外国”病毒,并宣布禁止从欧洲入境美国。但病毒已经在美国传播,无论是在西雅图、新罗谢尔,还是在其他尚未发现病例的地区。

意大利总理发布了以#iorestoacasa为标签的推文,意为“我待在家里”。让人们守在厨房或卧室虽然是抵御传染病的良策,但对于酒吧、时装店和披萨店来说则很可怕。3月10日晚间,街上的路灯已经点亮。纳沃纳广场附近的一家餐厅已不见满身面粉的皮萨面点师,只有老板在橱窗上张贴致顾客的通告,称本店已关门歇业。“他们说‘待在家里’!”这位店主抱怨说,“现在可好,我们就要待在家里了。我们关门了。”

类似的场景在意大利随处可见。忙于救治新冠肺炎患者的北部地区医院已接近负荷极限。威尼斯的里亚尔托桥平时会拥挤着手持自拍杆的游客,现在却空无一人。欧洲最大的滑雪场多洛米蒂超级雪场宣布在这个雪季关闭,尽管滑道上的积雪厚度已超过1.5米。在那不勒斯,一辆辆与《银翼杀手》(Blade Runner)中汽车造型相似的卡车缓缓驶过平民表决广场,在鹅卵石地面上喷洒消毒剂。

那不勒斯一家医院,对表现出冠状病毒感染症状的患者进行筛查的帐篷

正在蔓延的金融危机与鞋店、冰淇淋店和医院病房里发生的一切紧密相关。与上一次主要源自银行体系内部的金融危机不同,这次是对整体经济的冲击。随着商业活动停摆,意大利国内的欠款与欠贷问题可能会产生多米诺效应,最终波及全球。

贝莱德公司(BlackRock Inc.)副董事长菲利普·希尔德布兰德(Philipp Hildebrand)对彭博电视称:“从根本上说,这属于一场自然灾害。如果商家连续两周没有顾客上门,就很难偿还债务,也难以支付房租。”

意大利在3月11日宣布了规模250亿欧元(合280亿美元)的救助措施,以缓解疫情对经济的冲击。这些措施包括向营业额急剧下滑的企业提供帮扶,准许一些抵押贷款的还款延期,向遭到临时裁员的工人提供支持,以及为在学校停课期间必须居家照看孩子的父母提供帮助。

欧洲央行行长克里斯蒂娜·拉加德(Christine Lagarde)在3月12日也公布了经济刺激计划,但没有下调利率。拉加德说:“我们不负责平抑风险溢价。”此言一出,意大利债券市场剧烈下跌,债券收益率的飙升幅度前所未有。到当日收盘时,美国股市创下自1987年“黑色星期一”以来的最大跌幅。

希尔德布兰德将此次疫情比作自然灾害恰如其分。这不同于主权债务危机或信贷危机,也不同于美国入侵伊拉克。唯一能与之相提并论的就是人们面对飓风时的恐惧。任何曾在佛罗里达州长期生活的人都明白,在那种情况下,人们明知一场飓风即将来临,但却不知道将在何时何地,也不知道会有多严重。所以,你只能储备生活用品,确保付清奈飞(Netflix)的订阅费,然后在飓风来袭时闭门不出,以免被刮飞的物体残片击中。这就是意大利此时的感受。

米兰中央火车站,警察和士兵在检查旅客的通行证

在3月11日晚间的电视讲话中,孔特进一步收紧了规定,要求除食品店、药店和加油站之外的几乎所有零售商关门歇业到3月25日。工厂可以维持生产,公共交通、银行和邮政部门将继续提供服务,但餐馆、咖啡馆和酒吧停业。

每过一天,意大利与外界隔绝的程度都在加深。各邻国已经对边境通道严加管控,尽管过去20年这些边境根据欧盟的规定一直允许自由通行。奥地利和斯洛文尼亚均限制病毒检测呈阴性的意大利公民入境,瑞士关闭了九个小型的边境通道。3月12日,意大利民众一觉醒来,就听到了美国禁止大部分欧洲人入境的消息。

从金融到流行病,无论疫情的冲击是何种形式,意大利的经历向世人昭示了一点:当这些冲击来临时,仿佛只是一夜之间。

就在3月6日,罗马的游客已寥寥无几,但当地居民的生活照旧,而且满怀热情。餐厅里挤满了食客,服务员几乎难以通行。顾客在面包店里争相购买热的白奶酪披萨。鲜花广场的一家肉店人满为患,以致于顾客必须拿号排队。

然后,在从3月7日至8日的凌晨,孔特宣布在北部地区实施隔离。到3月9日,意大利成为二战以来首个实施全国“封城”的民主国家。两周前,当确诊病例突破1000人时,局势看起来就已经相当严峻。现在看来,这个数字似乎很不寻常。

今年1月最先在中国爆发的这场疫情已使超过13万人感染,波及至少114个国家和地区,迫使城市封闭,导致贸易和供应链中断,并给金融市场带来了震荡。欧洲正面临经济衰退的危险,而意大利处于这轮衰退的中心。目前,意大利的公共债务余额约为2.4万亿欧元,约相当于国内生产总值(GDP)的135%。

其他欧盟成员国的银行持有近4500亿欧元的意大利主权债券。一旦意大利无力偿债,这些债券会严重贬值,进而会动摇欧盟银行体系的根基。欧洲银行业担心,这可能会演变为2008年那样的全球危机。他们担心,由疫情导致的关门停业可能引发一轮中小企业信用违约潮,而中小企业构成了意大利、德国等国家的经济支柱。如果真是这样,就会使银行业的利润化为乌有,并可能吞噬掉银行按照监管要求为防不时之需而储备的大部分资本。

罗马国际社会科学自由大学(LUISS)的经济学家罗萨玛丽亚·比泰蒂(Rosamaria Bitetti)表示,深陷困境的意大利经济已极易因病毒带来的经济影响而受损,就像是一位缺乏免疫力的病人。真的就像这位病人一样,正在打喷嚏、流鼻涕的意大利已经使全球其他地区面临风险。比泰蒂说:“这可能是对整个欧洲乃至更大范围的系统性影响。”

像罗西拉·罗科(Rossella Rocco)这样的人开始感受到了这种危险。在罗马学习和工作了八年之后,这位29岁的理发师于去年12月回到家乡,位于卡拉布里亚南部、人口7.7万的科里格利安-罗萨诺小镇。她利用政府为在南方创业的年轻企业家提供的资金,在中心广场租了一家店面,里面配备了两个洗头池和三把美发椅。

但就在她准备开业的一个月前,新冠疫情爆发。过去几天,她所在的小镇出现了最早的病例。根据最新法令,即使有人光临,她也不能让顾客进店。她把这个经历比作等待潮汐来临。罗科说:“我们做好了受冲击的准备:如果人们呆在家里不出门,就没有生意。我努力保持乐观,但这是毁灭性的。像我这样的生意没有顾客就活不下去。”

米兰伊曼纽尔二世拱廊商业街,一家停业的餐厅

意大利为世界其他国家提供了重要教训:应迅速推出严厉的防控措施,并确保信息明确无误。几个星期以来,孔特一直拒不理会他的政府和反对派领导人提出的推出严厉防控措施的要求。然后,他又突然做出了戏剧性的转变,先是对北部地区实行封闭隔离,后来是全国封城。媒体泄露了北部地区实行封城的决定,引发了混乱甚至恐慌,促使成千上万人乘火车逃离,并导致南部地区下令对来自疫情严重地区的人采取强制隔离。

一些经济学家表示,意大利疫情的提早爆发可能证明,企业短期内受到冲击是值得的,可以避免付出人员和金融上的惨重代价。罗马国际事务研究所(International Affairs Institute)所长娜塔莉·托奇(Nathalie Tocci)说:“由于病毒的传播速度,意大利的疫情演变可以预示美国和欧洲未来的发展方向,德国的趋势与意大利相同,但滞后两周。”

与此同时,意大利也预示了美国可能面临的另一个问题,即意大利各个大区拥有包括卫生政策在内的广泛权力,导致对疫情的应对出现延误,并引发了对旅行限制的争论。大多数欧洲人对施行类似中国那样规模的限制感到愤怒。国际社会科学自由大学政府学院院长乔瓦尼·奥尔西纳(Giovanni Orsina)表示:“意大利的不足之处正是其作为自由民主的开放社会所要付出代价。”

除金融风险之外,还有一些让任何地方的人都真正感到可怕的东西:暴力和疾病。特拉斯泰韦雷的骚乱并不是孤立事件。意大利全国至少有24个监狱发生了骚乱,12名囚犯的死亡显然是在突袭监狱药房后过量吸食毒品造成的。

但到目前为止,意大利官方坚称,国内发生动乱或政府因为紧急状况而垮台的风险微乎其微。当然,考虑到感染人数尚未见顶,对此很难做出预测。就在一周前,滑雪爱好者还在预订赴意大利的度假行程,美国的大学生还在欧洲各地乘飞机旅行。

3月9日,罗马雷比比亚监狱外囚犯家属与警方发生冲突

意大利北部很可能出现医疗设施不堪重负的噩梦般场景,预计那里的医院将缺少重症监护病床、通风设备和呼吸机。病毒在较贫穷的南部地区传播迅速,这可能暴露出国家卫生系统中的薄弱环节:意大利卫生部的一项研究称,南部一些地区的医疗水平未达标准。

这就是当前很著名的“曲线平坦化”示意图的由来。这张在社交媒体上广泛流传的示意图展示了意大利非常规措施背后的理念,揭示了任何国家、地区或城市可能出现的两种情况。在第一种情况下,病例会陡然激增。在第二种情况下,以图中曲线的平坦化为代表,由于采取了学校停课等“拉开社交距离”的措施,同样数量的感染者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分散开来。横线表示当地医疗系统在任意时间可以接诊的病例数。平坦化的曲线会持续低于这条横线,但病例陡然激增的曲线会高于这条线——意味着没有足够的病床或呼吸机来满足病人的需要。这正是意大利想努力避免的。

推文

重要的是记住,针对新冠病毒的控制措施可能只会延缓传播,而非阻断疫情。然而,这有助于抑制病例激增,给医院留出时间做好准备和加强管理。其中的差别体现在是能准备出足够多的ICU病床和呼吸机,还是让患者在停车场搭建的帐篷里接受治疗。

图表文字

病例增加的情况 未采取防护措施 医疗系统接诊能力 采取防护措施 首个病例出现后的时间

就目前而言,意大利北部的疫情热点地区似乎还处于那条横线之下,部分原因是引进了新设备,以及在最近几天将未感染新冠病毒的重症监护患者转移到了更远的医院。

但意大利面临着艰难决定:3月6日,意大利全国麻醉学和重症监护学会针对患者入院时“需求与现有资源之间不平衡的特殊情况”提出了一些建议。其考量的患者分类标准包括病人的年龄和存活机会。

难怪一些意大利人,尤其是高龄人士,会被恐惧所笼罩。最近的一天上午,在罗马的一家超市里,一名70多岁的妇女对站在她身后的一名与她年龄相仿的男子大发雷霆,与其说是因为愤怒,不如说是因为恐惧。该男子违反了一项新规定,即在公共场所人们之间至少要保持一米的距离。意大利的出租车司机戴上了口罩和围巾,小心翼翼地冒着感染风险赚取收入。

购物者在排队进入米兰一家超市时谨慎地保持着距离

这种担忧让食品杂货的送货服务突然火了起来。孔特宣布全国封城的第二天,罗马超市的门口便拥挤了很多骑自行车的快递员争抢订单,他们大多是来自非洲和南美的移民。从那时起,送货上门成了米兰人日常生活的一部分,居民们往往要等一个多星期才购买一次食品杂货。

对意大利人来说,这只是又一个不得不改变日常固定生活节奏的信号——从早上在酒吧喝杯卡布奇诺,到下班后在广场边喝杯开胃酒,再到晚上和朋友出去吃披萨。

失去这些活动非常无趣,甚至近乎悲剧:婚礼和葬礼无法举行,生日派也要推迟,教育脱离了正常轨道,企业纷纷倒闭。但我们的友情提示是,当病毒来袭时,越早接受有必要封闭隔离的现实,就越会好过一些。撰文/Vernon Silver、Alessandra Migliaccio、John Follain 编辑/孙昊然 翻译/邵璐宁、王忠